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虚假诉讼在司法实践中的思考

虚假诉讼在司法实践中的思考

 

内容摘要:目前学界和司法实践对虚假诉讼行为的界定不清,对其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犯罪定性不明,导致了众多的虚假诉讼行为游离于法律的调整范围之外。虚假诉讼不仅妨害了法院正常的审判秩序,也容易使法院由原来的权益保护者变成侵害合法权益的工具,使司法权威和社会公平正义遭到损害,本文通过实证对虚假诉讼行为进行了深入分析,并结合国内外相关法律对如何遏制虚假诉讼进行了探讨。

主题词:虚假诉讼 财产权恶意串通 刑事诉讼 证据审查

 

虚假诉讼就是打假官司,是指当事人出于非法的动机和目的,利用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采取虚假的诉讼主体、事实及证据提起民事诉讼,使法院作出错误的判决、裁定、调解的行为。目前学界和司法实务界对虚假诉讼行为的界定不清,对虚假诉讼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犯罪定性不明,导致众多的虚假诉讼行为游离于法律的调整范围之外,虚假诉讼也因炮制者频频得手、运作成本低,而成为转移财产、逃避债务、谋取非法利益的“良策”。笔者在2012年就办理了一起离婚纠纷中为了多分财产伪造债务的虚假诉讼案件,案情如下:孔某是一个体私营老板,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了6套房产,总价值近1000万元。孔某因有外遇,其妻许某起诉与其离婚。在离婚诉讼中,孔某提出管辖权异议,在一、二审法院对管辖权裁判期间,孔某表姐李某起诉孔某要求孔某偿还其所借的欠款286万元。李某提供了一张孔某亲自书写的借条,内容为:借李某现金共计贰佰捌拾陆万元整(2860000元),年息为二分,(在此以前所写的借条全部作废)。借款人:孔某  2011年3月6日。在该案中,开庭时李不出庭,只委托代理人出庭,而且只起诉孔,不起诉许,在法院要求其追加许为共同被告时,其明确表示不追加许为被告。在庭审中,孔不做任何抗辩,承认欠款事实,承认欠款是为了买房,甚至连还款方式都说了,要卖房还款。法院根据李某的申请查封了孔某和许某共同所有的三套房产,法院判决孔某偿还李某借款286万元及利息,对此次诉讼,许某不知情。在离婚诉讼开庭时,孔某拿出法院的该份生效判决书,主张夫妻有286万元的共同债务。许某明知该债务是孔某和李某相互串通,伪造的,但是没有证据证明。许某一时不知怎么办好,286万元债务及利息对许某来说是一天文数字,无法承受,许某为此差点自杀。笔者接受许某的委托,为其代理申诉。申诉的过程历经波折,法院裁定再审。在再审庭审过程中查实,该案民事诉状、诉讼保全申请书中李的签名均为孔所写。李申请财产保全所提供的担保:李的房权证、李所有的轿车行驶证均是伪造的,房权证、机动车行驶证的原件所有权人均为孔,孔为李立案,为李请律师、为李交诉讼费等等。2012年4月,孔亲自带着法官去海阳、东营查封了自己的三套房产,孔和法官同住在一个房间。在事实、证据面前,孔、李二人无法抵赖,均承认以上事实。孔、李二人的谎言无法继续,李申请撤诉,法院裁定准许撤诉。该案是一起典型的虚假诉讼案件,笔者办理该案感触良多。

一、虚假诉讼的特点:

在长期的法律实践中,通过相关的案例,笔者发现虚假诉讼案件存在以下特点:1、当事人之间关系的特殊性。虚假诉讼案件当事人之间一般存在亲属、朋友等特殊关系。2、当事人之间配合默契。在虚假诉讼案件中,为了避免露出破绽,原、被告一般不亲自出庭,而是委托诉讼代理人单独参加诉讼活动。即使参加诉讼,也不会进行实质性的诉辩对抗,庭审中几乎没有激烈的对抗场面,且多为"自认"。3、案件容易和解、容易执行。4、案件类型相对集中,分别为离婚案件、民间借贷案件、执行异议案件等。其中离婚案件成虚假诉讼“高发地带”。 为了在离婚时多分得夫妻共同财产而发生的虚假诉讼案件已占到很大比例,本案正是这样的一个典型案例。

二、虚假诉讼的产生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

1、民事活动所遵循的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与权利自主处分原则及民事审判权的被动性特征客观上为虚假诉讼提供了滋生的条件与生存的空间。诉讼中原、被告是对抗的双方,法院是中立的裁判者。当事人提出主张、答辩、抗辩、放弃、承认、调解与和解等,均具有自主性。对当事人的自认行为,自主处分行为,达成的调解协议只要不违法,法院均不否定。民事诉讼的这种性质为虚假诉讼者提供了可乘之机。只要虚假诉讼双方当事人互相串通,虚构事实与证据,从表面上达到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诉辩双方对事实和证据没有异议,法院就不大可能去审查双方证据和民事法律关系的真实性。正因为如此,虚假诉讼者往往能轻易得逞。

2、证据制度的不够严密为虚假诉讼的得逞提供了可能。由于法律没有规定证据的本质属性,因而为虚假诉讼者伪造证据提供了机会。实践中对一方提供的证据,对方如无异议,法官即予认定,而不管证据是否真实。

3、法院执行力度不够,导致虚假诉讼者所能获得的非法利益较之法律风险与代价严重失衡。虚假诉讼者在种种非法利益的诱惑面前往往会忘却风险,而选择非法利益。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进行虚假诉讼的法律风险大大小于虚假诉讼所能获得的不法利益。在李诉孔借款一案中,许多次请求法院对孔、李二人虚假诉讼的行为给予制裁,多次请求法院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多次请求法院不准李撤诉,均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即便有法可依,即便造假的证据确凿,法院依然允许李撤诉,这反映出法院在惩治虚假诉讼方面重视不够,力度不够。

4、司法实践中难以对虚假诉讼行为定性。最高人民检察院2002年10月24日《关于通过伪造证据骗取法院民事裁判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答复》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伪造证据骗取法院民事裁判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所侵害的主要是人民法院正常的审判活动,可以由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作出处理,不宜以诈骗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如果行为人伪造证据时,实施了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的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的规定,以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追究刑事责任;如果行为人有指使他人作伪证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以妨害作证罪追究刑事责任。”按照该答复,诉讼欺诈通常不能按诈骗罪论处,对此存在争议,而该答复的法律效力,也有待商榷。虚假诉讼不仅妨害了法院正常的审判秩序,也容易使法院由原来的权益保护者变成侵害合法权益的工具,使司法权威和社会公平正义遭到损害,我们应该采取各项措施,遏制虚假诉讼的发生。     

1、完善刑事立法,加大打击力度。

虚假诉讼是一种严重妨害司法、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违法行为。它不仅仅侵害了第三人的合法权益,更为重要的是它侵害了司法权威和司法公正。因此,虚假诉讼对司法的伤害是根本性的、制度性的伤害。新修改的《民事诉讼法》第112条规定:“当事人之间恶意串通,企图通过诉讼、调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请求,并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此次立法虚假诉讼纳入恶意诉讼的范围,解决了有法可依的问题,但民事诉讼中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妨害司法的行为还有待作进一步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应发布司法解释细化这一制度,以解决司法实践中操作难问题。

在司法实践中,许多明显构成犯罪的虚假诉讼行为,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或者对如何适用法律有争议,而没有给予犯罪分子应有的制裁,很多只是给予司法拘留了事;即使进入刑事诉讼程序的虚假诉讼案件,定罪也很不统一,有的量刑畸轻,造成此类案件的发案率逐年上升,严重危害社会。如果对虚假诉讼不给予刑事处罚,显然不能有效震慑虚假诉讼者,不足以遏制虚假诉讼日益蔓延的势头。笔者认为:虚假诉讼行为具有应负刑事责任的社会危害性。虚假诉讼行为人的目的是侵犯财产,而妨害司法只是手段,对于实施该行为将影响正常的审判秩序这一结果并非行为人的实际目的,而是行为人为实现侵财目的而采取的措施不可避免导致的后果,行为人的犯意重在侵财,对妨害司法主观恶性较小。因此,根据主客观统一的归罪原则,应认定虚假诉讼侵犯的财产权是其主要客体。从群众感情和社会效果的角度考虑,刑法对虚假诉讼的规定也应以着重保护财产权为妥。另外,将虚假诉讼归入侵犯财产罪也符合当前国内外法学理论界和实务界的主流观点,有利于立法完善后的实践操作。从国外来看,世界上一些国家或地区的刑法都将损害第三人利益明确规定在诈骗罪中。《法国刑法典》第313-1条规定:“使用假名、假身份,或滥用真实身份,或采取欺诈伎俩,欺骗自然人或法人,致使其上当受骗,损害其利益或损害第三人利益……之行为,是诈骗罪。”《瑞士刑法》第146条规定:“以使自己或他人非法获利为目的,以欺骗、隐瞒或歪曲事实的方法,使他人陷于错误之中,或恶意地增加其错误,以致决定被诈骗者的行为,使被诈骗者或他人遭受财产损失的,处……”《意大利刑法典》第640条规定:“利用计谋或圈套致使他人产生错误,为自己或其他人获取不法利益并且使他人遭受损害的,处……”虽然,虚假诉讼发生在民事诉讼领域,但其危害性较之刑事诉讼领域的伪证罪、诈骗罪等犯罪行为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完全存在实施刑事制裁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没有明确针对民事虚假诉讼的法律条文。这也是大部分的虚假诉讼未受到刑事追究的原因。我们迫切需要在《刑法》中增设民事虚假诉讼罪,专门惩治民事虚假诉讼行为。根据虚假诉讼行为所导致的不同结果,以及行为人欺诈手段所反映出来的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大小作为标准,进行裁量。

2、建立虚假诉讼民事侵权损害赔偿制度。

虚假诉讼者相互串通,提起民事诉讼,滥用诉讼程序进行违法活动,诱使法院做出错误判决,其主观过错和行为的违法性十分明显,一旦得逞,将造成第三人重大的经济损失。因此行为人构成了对第三人的侵权,造成第三人经济损失,因果关系清楚,上述情形完全符合民事侵权损害赔偿的构成要件。虚假诉讼民事侵权是一种新型的共同侵权行为,将这种侵权行为在法律上加以明确规定,以畅通受害人的索赔渠道。赔偿范围不仅应包括受害人为诉讼所支出的物质损失,还应包括精神损害。如果损害后果严重,还可以引入惩罚性赔偿。只有让虚假诉讼当事人付出较高的违法成本,才能更加有效地遏制虚假诉讼的发生。

3、完善民事证据审查制度。

虚假诉讼的证据一般为书证,虚假诉讼者为达到自己的非法目的,编制的书证形式上完全符合法定条件,书证上的签名、印章等也都是真的,被告也都没有异议。从现行证据规则看,这些证据完全可以认定。但很明显虚假诉讼证据不具有客观性,那为什么会出现不具有客观性的证据总是能躲过法官的审查而被采信呢?其中的原因就是我们放弃了对证据内容本质属性的审查,而任由当事人的意志来决定。这表明“对双方无异议的证据应予认定”的规则存在漏洞。实际上,这个规则应该是个原则,但应有例外,即对双方串通伪造,可能有损国家、集体、公民合法权益的证据是例外。因此赋予法官对证据本质属性进行审查的权利和职责,是完全必要的,即便双方当事人对证据并无异议。

4、法院应从严把关,使虚假诉讼无可遁形。

首先,倡导诚信,防患于未然。对每一个案件进行诚信提示,引导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凭良心、讲诚信、重证据、依法律,自觉支持司法公正。在立案时,主动告知当事人虚假诉讼的法律后果,引导当事人诚信诉讼。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发现当事人有虚假诉讼嫌疑的,法院应让其做出承诺或制作笔录,并告知其法律后果。对于一些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并涉嫌刑事犯罪的虚假诉讼案件,法院应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绝不手软。

其次,严格审查,去伪存真。《2011年山东省高院会议纪要》关于民间借贷纠纷的举证责任分配以及证据审查和采信问题:民间借贷的出借人行使债权请求权,要求借款人偿还借款本息的,应对是否存在借贷关系、借贷内容以及是否已将款项交付借款人等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对于出借人提供的“借据”等书证,应结合其他相关证据(包括借贷金额的多少、支付凭证、支付能力、交易习惯、当事人之间的关系等)认定是否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在案件开庭时,尤其是债务纠纷案件,要求当事人出示原始证据,严格审查证据来源的合法性和证据的真实性。通过严格审查,一一询问债务产生的时间、地点、原因、用途、支付方式、支付依据以及债权人的经济状况等,虚构案件事实的当事人就容易在法庭上露出破绽。另外,还可以委托专业机构,对存在伪造嫌疑的证据借条等,利用科技手段进行司法鉴定。

再次,通报案件,识破伎俩。在审理过程中,法官应认真审查案件是否存在侵害案外人权益的情况和可能,注意案件中双方当事人的私人关系及真正的利害关系,发现案件有损害其他主体利益的嫌疑时,应把案件向案外人通报,必要时依职权追加案外人为被告,通知其参与诉讼,这往往能使虚假诉讼难以得逞。在李诉孔欠款一案中,如果法院依职权追加许为共同被告,该起虚假诉讼就不会得逞。

第四,提高法官素质,加强法官责任心。虚假诉讼是对法律尊严、法官能力与智慧的极大挑衅,法官有责任、有义务去揭穿它的真面目。要从维护法律的尊严、法官的形象的高度来审视虚假诉讼案件,让每一位法官对虚假诉讼案的危害性都有足够的认识。应加强法官的业务经验交流,可通过定期召开研讨会、分析典型案例等方式,进一步总结虚假诉讼的表现形式、识别技巧,增强法官对虚假诉讼的特点和危害的认识,不断提高业务素质,增强识破能力。必要时可对查获虚假诉讼案的法官予以奖励,以弘扬正气,激励进取。对与不法者里应外合,参与制造假案的法官要严惩不贷,坚决予以清除。

第五,对涉嫌虚假诉讼案件,不允许撤诉。在司法实践中,虚假诉讼的案件,在原、被告谎言无法继续的情况下,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原告往往申请撤诉,法院往往裁定允许撤诉。在李诉孔欠款纠纷一案中,许多次请求法院不准李撤诉,但是法院依然裁定允许李撤诉,该虚假诉讼案最后没有定论,不了了之。《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规定:“宣判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法院裁定不准许撤诉的,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决。”由此可见,虽然申请撤诉是原告的权利,但是是否准许,由法院裁定。笔者建议:对涉嫌虚假诉讼案件,原告申请撤诉的,法院应裁定不允许原告撤诉。法院应一查到底,追究虚假诉讼人的责任,绝不姑息。

虚假诉讼虽是法律问题,但也是社会问题。应对虚假诉讼,法律并非万能。加强公民道德自律意识,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不滥用诉讼权利,促进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也是执法部门和政府机构应有的责任。应对虚假诉讼,我们责任重大,任重道远。

参考文献:

  • 丁铧:《虚假民事诉讼的防范与规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9年10月版
  • 李磊:《虚假诉讼的刑事法律应对》,《知识经济》2010年06期
  • 王进:《虚假诉讼现象的分析及应对》,《法律适用》2009年第11期
  • 顾建兵、唐文新:《现在开庭》,《人民法院报》2012年11月13日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8-19 17:45:16  【打印此页】  【关闭